一探消失成謎的契丹「黃金旺族」

年輕時,浮躁不懂事,愛讀一些似懂非懂的外國文學,崇尚新鮮時髦的洋玩意,對中國東西有點不肖。隨著年齡增長,對中國的悠久歷史、傳統文化、藝術骨董越發喜愛,越探討越覺深奧,且以做一個中國人為傲。得空來到故宮博物院,觀賞並學習由內蒙古博物院贊助提供的「黃金旺族:內蒙古博物院大遼文物展」。按一般慣例,通常只外借20-30%的收藏品做巡迴展出,而這次內蒙古博物院破例,大方借出50%的相關主題,讓台灣人一飽眼福,福氣啦!

台北故宮展出的內蒙古博物院大遼文物展

我比較熟悉的中國歷史是屬於中原漢族的歷史,對塞外比較不清楚。每當提及內蒙,只依稀讓人想起那句古《敕勒歌》中「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」那想像中經典的畫面,而對於它的文明根底,以及它曾對中華文明乃至世界文明所做出貢獻,所知甚少。

金環飾青銅短劍
散樂石雕
白瓷人首魚龍壺
乳釘紋瓶
銀鎏金摩羯紋海棠氏盤和鏨花人物扳耳盃

跟據簡介中介紹:契丹Khitan族源於東胡後裔鮮卑族,文獻中最早出現在四世紀後期,最初過著遊牧和漁獵的氏族社會生活。西元907年,契丹首領耶律阿保機統一各部,即可汗位。916年,阿保機稱帝,建立「契丹國」。947年遼世宗定國號為大遼,期間有九個帝王,政權統治時期長達210年。其疆域幅員遼闊,東達於海,南到河北中部、山西雁門關一線,北達今楞格河、石勒喀河一帶,西到阿爾泰山。

遼代的建立在歷史上最大的意義,在於突破傳統視野的格局,讓後世不再侷限於中原的觀點看待歷史的發展;另方面,契丹在與中原和西方各國交往過程中,融匯眾長,卓然有成,大幅促進了契丹工藝技術、經濟和文化發展。但令人不解的是,當遼代滅亡之後,契丹人卻在歷史中消失成謎。只留下質、量俱優的各式工藝器物。

內蒙寶山遼墓石房內壁畫《寄錦圖》

本展以內蒙古博物院所藏出土及傳世遼代文物為主,但也兼及草原各族罕見金銀器及各項器物珍品。契丹人愛好及使用的黃金器物,是草原各族之冠。尤其三大墓葬所出的金、銀器,其種類與精緻程度令世人驚豔。

公主金面具
公主銀鎏金高翅冠
公主銀鎏金高翅冠細覽
吐爾基山墓主復原像

全展分幾部份。:敕勒川陰山下、馬背上的民族、匯聚四方、吐爾基山墓、耶律羽之墓、陳國公主墓、靈魂不滅、尋找永恆。跟著導覽,好像又回到一千多年前,遼人能設計如此抽象現代的圖案加上精緻的製作工藝,連現代技藝都難能比美,不能不讚嘆先人曾放出的光彩!下面就是展出的一二:

臥馬形金飾牌
鹿角步搖冠
鳥形步搖冠
刺蝟形飾件
雁紋鏤空金飾牌
鷹頂金冠飾
崁寶石鎏金包銀漆盒

諸多金器, 精美極致,現代人的設計,不見得能趕得上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